仪陇新闻网微博 仪陇新闻网微信 客户端 手机网 掌上论坛

端午情思

作者:贾海  来源:南充晚报  2019-06-08

    “五月五,过端午。赛龙舟,敲锣鼓。端午习俗传千古。”

  “五月五,是端阳。门插艾,香满堂。吃粽子,洒白糖。龙舟下水喜洋洋”……

  每年端午,脑海里总会响起这些即充满童趣又脍炙人口的儿歌。

  端午节,是流行于中国以及汉字文化圈诸国的传统文化节日。与春节、清明节、中秋节并称中国汉族的四大传统节日。“端”有开头、初始的意思,称“端五”也就如称“初五”。《风土记》里说:“仲夏端午。端者,初也。”每月有三个五日,头一个五日就是“端五”。古人习惯把五月的前几天分别以端来称呼,元代陈元靓《岁时广记》云:“京师市尘人,以五月初一为端一,初二为端二,数以至五谓之端五。”

  古人纪年通用天干地支,按地支顺序推算, 农历的正月开始为寅月, 按地支“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” 顺序推算,第五个月正是“午月”,而午时又为“阳辰”,所以端午也叫“端阳”。午,古人与“五”通用,故端午与端五同义。又因其月日数相同, 人们又称端午节为“重五节”或“重午节”。

  我的家乡在嘉陵区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家乡的端午节有许多风俗,至今沿袭不衰。

  端午前一天, 村里的小孩都会缠着母亲打个“蛋络子”。端午一早,母亲就开始忙碌,用“五味草”煮一锅咸鸭蛋。“五味草”会把鸭蛋染得黄黄的。鸭蛋一熟,我就会挑一个最大最圆的装进网兜里, 挂在胸前衣襟的纽扣上,衣服通常会被染上一圈黄渍。出门碰上小伙伴,我们就把鸭蛋掏出来,对碰撞。谁的蛋壳先破了,谁就输了,就得剥了壳吃掉鸭蛋。

  家乡的端午节有吃饺子的习俗。 饺子这东西不贵,村里几乎家家都吃得起。母亲喜欢包腊肉饺子。饺子出锅后,我喜欢端上一碗,跑到村头和小伙伴聚在一起吃。品尝完美味留下空饭碗,自顾撒了欢去玩,大人们自会来收拾。

  农历五月初四一早, 母亲会叫我去田里拔一捆沾着露水的艾草, 回来插在门框上,说是能辟邪。有时还会把门框上风干的艾草卷成一团,“哧”地一下点燃,按在我的下巴上。燃烧着的干艾草冒出一股好闻的香气,不一会儿,肿鼓鼓的下巴就会渐渐瘪下来。除此之外,艾草还能用来泡澡。据说,艾草水洗了可以除湿,不长痘痘。

  母亲包粽子在村里是出了名的。每年端午节,都有乡邻拿着粽叶来请教母亲。一片片粽叶在母亲粗糙的手里灵巧地跳跃。母亲每年都会告诉请教她的乡邻, 水要浸没粽子,才不会煮出夹生粽;先用旺火,后改用小火;撤火后,粽子要放在锅里焖一会儿。

  我围着灶台转来转去, 母亲一揭锅盖,浓郁的粽香扑鼻而来。母亲的手在蓝底白花的围裙上麻利地一抹,便张罗着将粽子放进我碗里。此时,我总会深深吸上一口气,陶醉地说:真香啊!

  如今,商店里各种各样的粽子应有尽有,两角的、三角的、四角的、扁的、长的;夹肉的、包蛋的、裹什锦的。吃过这么多年粽子,依然觉得,唯有母亲亲手做的粽子才最劲道,最回味悠长;亲手绣的香包,最能带来好运……

  又是一年端午节,点一盏河灯,许一份愿望。乡愁,在淡淡的粽香中飘散回味……贾海(嘉陵)

论坛热帖